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天天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天天文学网 网站首页 经典美文 查看内容

春花落尽时,岁月香如故

2014-5-13 07:01| 发布者: 空气Air| 查看: 4009| 评论: 0

摘要: 当我还在四月朦胧的春意里沉醉,那稚涨的新绿,却早已溢过了我的梦槛,漫到了这葱茏的五月。———题记西北的春,从嫩芽碧眼沁心,到草木葳蕤,从林花烂漫酕醄,到羽化尘香,动心动情,短暂美妙。 真的来不及懊恼什 ...

当我还在四月朦胧的春意里沉醉,那稚涨的新绿,却早已溢过了我的梦槛,漫到了这葱茏的五月。

———题记

西北的春,从嫩芽碧眼沁心,到草木葳蕤,从林花烂漫酕醄,到羽化尘香,动心动情,短暂美妙。 真的来不及懊恼什么,一场匆匆而过的春天都是那么的完美。还没等我从沉浸的怡悦中清醒,春的篇章便就此翻过。

又和往常一样早起清晨散步,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,无论冬夏,也就这么的坚持了下来。清新舒朗的空气,一缕朝阳从木叶微隙洒落,听雀鸟相欢啁鸣,总会给人带来一天的好心情。迎面绿风习习,身旁翠植拥映,足边落英无数,繁春将逝,一场荼靡花事也演绎殆尽。此情此景,倒是让我想起南宋女词人吴淑姬的小重山来。“谢了荼靡春事休。无多花片子,缀枝头。庭槐影碎被风揉。莺虽老,声尚带娇羞。独自倚妆楼。一川烟草浪,衬云浮。不如归去下帘钩。心儿小,难着许多愁。”相似的是这晚春的即景,不同的却是少了从婉约宋词中浸渍出的那份化不开的清愁。

我承认自己拒绝不了春天,更拒绝不了春天的色彩,从伊春朦胧渐变的绿拨动着我的心弦,延伸到蒲公英迎风轻曳的明黄对我娇笑,再到浅紫的丁香娇羞地拉着我的衣角,最后是暮色下酡颜的月季恬静地与我促膝心语,足下的春泥几乎在同时升起一种柔声的歌。用不着费心酝酿什么锦词佳句来抒情达意,这已然就是一幅晚春浅夏的流苏画意。

就当我的文字是春日里一米微曛的阳光,是田野中一袭青青初渥的纤草,是临流溪边一粒晶莹透亮的露珠,锱铢成集,最终汇成一封寄给远去春天的信。不担心她是否能收到,清风自会送达。相信她能读懂,也相信她能明白我是怎样的爱眷着她。

春天不仅仅是花迎鸟咲迷人眼,且也透着一类澹然明泊的大气,她比我们更加懂得取舍和避让。有容乃大,她能把自己交给草木欣欣的夏,秋日里收获到的成熟,再将自己美好的情怀经过一冬冰雪下的酝酿蛰伏之后,待到来年令至时和,又会铺就一段别样的好光景。

回头细想,而立之年,见其喧嚣,总是避让,观其浓艳,总觉媚俗。不惑以后,方知自己的认知太过流于表面,一味的喜寂厌喧求静,孰不知静不下来的是自己那颗纷纷扰扰的心。看春天一片素心,却是花枝鲜妍照眼,花开花落动静两忘也是安闲自在。人生如是,不繁芜过尽,怎能心如素简、人淡如菊?不具水心云影,又怎知桃源犬吠、桑间鸡鸣,是岁月不染纤尘的悠悠焉静?

轻舒一口胸中的逸气,转身挥手和春天说再见,因为我答应了春天暂时去忘记她,忘记那些偶然红的花,那些偶然就柔软的风,忘记剪裁青柳若春衫,忘记杜鹃声里斜阳暮,用那忘记那千枝万柯的绿来照鉴自己的心。

迈开从容地脚步继续前行,此时春花婉然谢尽,风中又遣散着五月槐花的清芬,让我再深嗅一次这岁月流淌的暗香,嗯,———香如故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