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天天文学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603|回复: 0

黄河东流去

[复制链接]

13

主题

16

帖子

72

积分

秀才

Rank: 2

积分
72
QQ
发表于 2018-4-13 08:3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李準在长篇小说《黄河东流去》中写道:“人吃土一辈子,土吃人一回”。是说人靠着土地生存,靠着土地繁衍生息后,最终又回归土地,这最终的回归就是死亡。当听到族里这位嫂子病逝的消息后简直不敢相信,但这却是真实的事实。
嫂子生在1958年三大改造完毕后的大跃进时期,但是她的身上似乎没有沾染上时代的狂热,而具备了在土地上生存者的宽厚。在我小      时候的村里,大家评价已婚女人不是以有本事和才干为准,权重更多的在于勤劳质朴、大方热情,她就是这样一个人,可以说是标准。作为大家庭出身的她,说话爽朗,为人热情,做事厚道实诚,很受村里人喜欢。
      我们同在刘湾村一队的金沙滩,可以说她是看着我长大的。在这个建国后才被由黄河滩涂地带改造成可以耕作的小庄落里,由于人口不多,瓜葛少情感单纯,大家格外的亲候,而这位嫂子的热情和宽厚毫不夸张的影响着整个庄子。
      嫂子的大方热情体现在她不管见了长辈还是小孩,都特别的热情的主动打招呼。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哪怕是一个西瓜也要切成芽端出来与人分享。她爽朗的说话声似乎能掩盖一切的愁苦。尽管她比我妈要大八岁,但是见过我妈总是按辈份热情的叫“小妈”。她相貌庄重,身材也很高,眼眸子里时刻闪烁着长者的慈祥,总之,她就是一个让大家喜欢的人。
      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是1997年香港回归的那年。她家的地里大批量的种上了梅豆,后来又全部栽上了枸杞,这是整个生产队一家由农作物改种经济作物。于是,后来的很多个暑假,我都是在她家的地里度过,从早晨露水还没有褪尽一直忙到黄昏日落,期间也熬过了中午最暴晒的时刻。为她家摘梅豆、摘枸杞。现在依旧清晰的记得,别人家摘枸杞一斤2毛的时候,她家2毛2,别人2毛2的时候,她家2毛5,很多的时候,筐子和桶子都不会除皮。可以说:她们家的工钱始终引领整个生产队。由于我小,勤快,那个时候,这位嫂子一直很关照我。当时只有十岁多,她最小的女儿也比我大一岁。经常在摘枸杞的无聊时刻,关照的问我学习的情况,给我讲以前的故事。还经常向周围的邻居们夸奖我。小孩子那种渴望关注,希望夸奖的心理在她那里得到了满足。
      那个时候,忙乎一天最早的时候就能赚5块多钱,一个暑假,我攒了一百来块钱,拿出28块钱在中卫的新华书店买了我平生使用的第一本16k大1000多页的新华大词典。没事的时候我就拿出来翻,不断的积累自己的词汇量。
后来,我上了乡里的初中、市里的高中之后,只有在周末的时候回家,在暑假的时候,她家由于两个儿子和女儿都在银川,家里的枸杞也不种了,在金沙滩的庄子上,偶然在路上碰见时她还是那般的热情。后来高中毕业后,我越走越远,现在想想,已经很多年没有再见面了,只是听人说她近些年身体状况不大好。
      上周,在村子的群里,看到大家都在安慰一个刚失去母亲的小伙,虽然群里有实名,但是很多人只知道小名不知道官名,丝毫没有想到这个逝去的人就是我的这位嫂子。当我知道消息后,打电话给母亲,母亲说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,对她的逝去充满了惋惜,因为她的确是一个值得大家挽留的人。
     这位族里的嫂子叫刘学芝,享年60岁。这里说族里的嫂子,是因为村里的刘姓总有个千丝万缕的关系,虽然她最小的女儿都比我大一岁,按辈份她就是我的嫂子,这种关系追溯起来在四代之外,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尊敬。她的一辈子都生活在土地上,最终也没有离开,她是个普通的人,但很受大家的尊敬,一生抚养成才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。嫂子走了,在中卫的寒冬腊月之际,至今她的声音,还有眼神,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,还像我小时候的一般,我想到了家乡滔滔东流的黄河,其实人可以走,但是有些精神是长存的。愿学芝嫂子在另外的一个世界里安好。
     呜呼哀哉!
     时2018年1月21晚婴行于尚书房
1.png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本版积分规则
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